TSHY

消愁 【白夜追凶&心理罪】

 不只一次看到有人在安利这个剪辑了,去看过后觉得心理闷闷的,很想写些什么,写完之后才发现,根本就写不出影片中的感觉,剪得太好了~歌词跟画面完美契合,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剧中的人物和画面。

https://m.bilibili.com/video/av15699919.html
 【心理罪&白夜追凶】
 逆转的桥
BGM:毛不易 消愁


以下,渣文筆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背上所有的梦与想



 凭借着微光
 只见俩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依着栏杆,迎风而立
 看着远处亮丽的繁华,听着无声的喧嚣,感受着这个城市平静下的暗潮汹涌
 看不见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这万千灯火,是否有一盏是为你而亮


 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 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酒店老板的刘音
 驻唱歌手的任迪
 胸前的一道疤,头上的那顶帽
 在各色的面具下,谁还没个故事呢?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 

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 

听他在喧嚣里被淹没




 站在人前用力嘶喊的邰伟
 倒在肩头满嘴鲜血的林昆
 七年来无数次梦中惊醒,最后都化为空巷中的一跪

 木棍,生日快乐,你在下面还好吗?
 我很不好

 都说逝者已逝,活下来的人,才是痛苦的那一个

 

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
 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 
 唤醒我的向往 温柔了寒窗






 如果有一天我堕入黑暗
 总会有一道光牵引着我
 如朝阳般灿烈,如月光般温柔
 唤醒了那些褪尽光彩,化为黑白,被隐于门后,却不曾被人真正遗忘的昔日美好

 

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 
 不怕心头有雨 眼底有霜




 

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




「全津港都知道,关宏峰这个名字的警察,都清楚一件事,如果公安系统,只有一个人不会变节,那一定就是关宏峰」

「那时候的你就像小学课本里写的那种警察一样,拍张照片儿就可以做为警民一家亲的宣传海报」

「學院派菁英,人也挺和善的 ,有點高冷,我在他身邊工作的這段期間,發現他一於常人的縝密、嚴謹、理智。」


曾經的你、現在的你

那未來的你呢?

 

支撑我的身体 厚重了肩膀



 你过得好吗?我很想你,身在黑暗,你是我唯一的牵挂。

 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享受着自由的阳光和空气的同时,也忍受着相见不得相认的煎熬

 见面的那一刻,你对我发了一顿火,我将你拥入怀中,你的下巴靠在我的肩头,沉甸甸的

 你说:「有事,有事,非常有事。」
 多不起,将你牵扯进来了
 看着你一次次的犯险,我只希望你好好的

 在医院中,你告诉我要相信我哥。
 当手指离开饕餮的那一刹那,你望向我的眼神充满了不舍,我相信我的也是。

 雅楠,我走了。
 不知何时才能归来。
 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跟饕餮都要好好的。


虽然从不相信所谓山高水长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馨城,我们回不去了。」
 「十五年了,我居然没有交下你这个朋友。」
 何等无力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这一生有几个十五年让我们去追寻、去失败

 

一杯敬自由 一杯敬死亡





 死亡,永远比自由来得容易
 一杯奶茶,一道伤疤
 换来和一口被称做「棺材」的方形木箱以及一个名为「关宏峰」的牢笼罷了。

 

宽恕我的平凡 驱散了迷惘


 平凡的人太多,不凡的人太少
 如果你成了特殊的那一个
 我愿意用我的平凡守护你的不凡

 即使我的愿望是希望你能平淡、幸福的过完这一生

 

好吧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




 故事还没说完,就被人催着匆匆结尾
 戏还没演完,就被迫潦草收场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如童话般有个完美结局
 也不是所以的正义都像柯南所演的一样,得以伸张
 即便如此,落泪的同时,日子照样得过下去。
 时间催着我们向前走,没有人会因此而停留


清醒的人最荒唐



 这个世界苦多乐少
 当痛苦多到不能承受的时候
 为了逃避
 有人以酒买醉,麻痹神经
 有人制造幻觉,欺瞒理智
 那清醒的人呢?
 他不能躲、不能避
 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人逝去、看着邪恶战胜正义、看一点点步入黑暗,却无能为力
 只能时刻提醒自己所肩负的责任
 即使面对心魔冷汗淋漓,仍须保持清醒
 即使闭上双眼,阻断光明,依然追逐着光的存在
 如果说,只有真正的勇士才敢直视淋漓的鲜血,直面惨淡的人生
 那么,我希望,「他」不是这个勇士。


【双北】无忧客栈(一)

蒲涧子:

有点儿类似第八号当铺的脑洞?只是借了无忧客栈的名字,因为我很喜欢。







长宁街上有一家很小的、不怎么引人注目的酒店。


它的招牌漆成墨绿色,左边第一个字已经损坏,看起来仿佛一个“天”字——实际上是个“无”字。无忧客栈,这是店铺的名字。酒店那扇褐色的小门却长年紧闭,好像拒绝客人进入似的。褐色门扇与墨绿招牌,使这家酒店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长宁街上的一棵树。




“潘,炸鸡做好了吗?我看撒撒好像已经饿了。”


潘打工“诶”地答应了一声,拿起准备好的炸鸡向柜台处走去。


午后阳光惬意养人,透过花窗洒入的光影闪烁如蝴蝶飞舞。各色的玫瑰花从各种角落探出来,随随便便肆无忌惮地生长着,完全不在乎这是在室内。四面的墙都以浅蓝色的帐幔覆盖,流水般从天花板上倾泻而下,奇迹般避开了那些玫瑰。


潘打工很小心地避开玫瑰的刺,把炸鸡送到柜台。


“谢谢。”柜台后的男人礼貌地说。他身边迅速探出一只小小的浅色柯基,似乎嗅见炸鸡的香味,急不可耐地跃上柜台,跌跌撞撞冲向食物。男人笑了一声,手指温柔地抚摸着柯基毛茸茸的小脑袋。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潘打工本来已经要走开了,想了想又折回来。


“老板,你今天还是吃那家的沙拉吗?”


“是,还是要麻烦你。”男人笑着说。


“没关系。”潘打工说,“不过,沙拉店那个撒拉拉昨天告诉我,他明天就要关掉沙拉店,跟他那个何房东一起出国旅行去了。老板,从明天起,就买不到你要的沙拉了。”


“啊?旅行?”男人苦恼地皱起眉,“真是……早知道当时的费用就应该是五十年的沙拉啊……这下我可怎么办呢?”


那只正在吃炸鸡的柯基抬起头来,满嘴油乎乎,意义不明地“汪”了一声。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吃炸鸡。”男人被逗笑了,宠溺地轻轻拍了一下柯基的头,“腻死了。”


柯基奓开全身的毛,凶巴巴地又冲男人“汪”了一声。


“我先去给你买今天的沙拉。”潘打工处变不惊地说,转身就走。




柜台是玫瑰花没有侵占的地方。


男人在柜台上摆着一只小小的青色葫芦,一架四君子纱桌屏,还有一尊墨色小鼎。古色古香,意蕴风雅,却完全没有一样用于商务的东西。


柯基在嚼鸡骨头了,嘎巴嘎巴,小肚子圆滚滚。


男人正在写字。他面前散落着几张纸,一支墨绿色的钢笔正在其中一张纸上游走,勾勒出极清俊的一笔一划,纸上浮着隐隐的墨色山水。柯基咬着骨头凑上前去看,写的是一句诗。


蝴蝶忽然满芳草。


嘎巴。柯基咬着骨头,摇了摇尾巴。


男人似乎很喜欢这句诗,写完一遍,又写一遍,写满了一张纸,又写一张纸。


柯基嚼完了骨头,摇摇晃晃,似乎站立不稳,啪地一声,摔倒在男人的胳膊上。


男人的手一抖,“草”字的一竖不留神拖了老长。


他无奈地摇头:“你呀……”


“我怎样哦?”


柯基翻着白眼说。


有一枝玫瑰蓦地往上蹿了长长一截,一直到了天花板才停下来。




柯基忽然发生了变化。


身体变大,四肢拉长,毛发褪去……茸茸的小短腿儿逐渐变得雪白柔软,像一截截嫩色的藕。


柯基变成了一个大概五六岁的漂亮男孩子。


男人注视着这一切,没露出丝毫吃惊的神情。等到柯基完全变成男孩子以后,他却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是只能变到这样?”


男孩对他怒目而视:“怎样?你自己不会看吗?”


听了这话,男人伸手拿起柜台上那个青色的小葫芦,优雅地拈下葫芦的蒂儿,往里面瞧了瞧。


“天天吃那么多炸鸡也只能变到这地步,应该减量才对。”男人叹了口气,把葫芦放回原处,伸手揉了一把男孩圆乎乎的肚子。


“嗷!”男孩惊得跳了起来,“你干嘛!”


“都胖了。”男人回答,一本正经地皱着眉头,露出一副苦恼的神情。


“你每天让潘做那么多炸鸡,你自己却只吃草!”男孩恼羞成怒,“难道做了我不吃吗?浪费是可耻的行为!”


“我不喜欢吃嘛,太油腻。”男人委屈地回答。他抿抿唇,又圆又大的眼睛里几乎漏出些许撒娇的意味。


“你还想吃五十年的草!”男孩说,“就算撒拉拉答应给你做,某人能答应吗?”


“开玩笑而已啦。”男人说,“我才不想招惹那个……前国际刑警?是吧?跟他们两个做生意差点没去掉我半条命,我可不愿意再跟他们搅和在一起。要不是撒拉拉做的沙拉真的很好吃——可是撒拉拉做的沙拉真的很好吃啊。”


“哼。”


“……”男人盯了他一会儿。


“看什么看?”


“我还以为吃醋的只有那个前国际刑警呢。”男人说,眼睛弯起来,笑得像只小狐,“放心好了 ,我当然不会因为沙拉放弃让你恢复原状的机会……撒撒,撒撒呀。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呢?”


“你什么意思,我可没……”


男孩忽然噤声。


一只蝴蝶不知从哪里飞来,翩然停在男人的指尖。


整个房间里,玫瑰花所延伸到的各个角落,不知什么时候已浮起无数蝴蝶,翻飞如光影闪烁。


蝴蝶忽然满芳草。


“你的咒越来越灵了嘛。”男孩说。


“有客人来了。”男人说。


男孩皱了皱眉鼻子,蹲了下来。几秒钟以后,他已经变回了一只探头探脑、浑身毛茸茸的柯基。


柯基在柜台上打了个滚,“汪”地叫了一声。






预告:




那种浅紫发色,在别人身上一定张狂不羁,可是衬他,便显出一种异样乖巧。


“何先生。”他顿了一下,道,“你可以叫我美男。”


——————————TBC——————————


我对柯基有执念谢谢大家




目前定好了的副本有NZND,恐怖童谣,博物馆奇妙夜,仙梦昆仑,无忧客栈


大致是这样


大家有什么其他想看的人物,可以推荐下hmmm,请告诉我ta的愿望。

【双北】生旦不言丑

LQ.zhou:

5
多数时候,辩解和狡辩只有一步之遥。 
撒班主不想狡辩,却也无从辩解。 
“都过去了。”他只有这样说。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何老板一句话出口,撒班主眼光湛然,立即望向了他。两人静默地相峙片刻,终还是撒先移开了视线。 
“总之明日我就走了,”撒班主无声地叹了口气,那副释然的姿态看得何老板眼底冒火,“这十年间没有你的音信,你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师父都不清楚,也不曾帮过你什么。如今你既成了角,苦尽甘来,那……更不必要师父在你身边了。” 
“我……我其实也没有吃很多苦,”何老板努力克制住心头翻涌着、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情绪,他方才还能理直气壮地挑他的下巴,此刻居然泄气得连他在近旁的袖口都不敢拉一下,“师父你……是不是嫌我了?” 
“你胡说什么!”撒班主被他不自觉唤出口的一声久违的“师父”震得脑中轰然作响,过了片刻才体味出这话里的深意,不由得一阵心头发紧,厉声斥道。 
何老板被他呵斥得浑身一颤,啪嗒一声,一滴眼泪忽然从他圆圆的眼睛里毫无征兆地滚落,泪水打在他戏服领口的蓝花上,那花瓣顿时洇作了深蓝。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撒班主和缓了语气,下意识想要伸手去碰他脸颊,半路却住了手,手指从那朵蓝花上轻轻划过,“你这孩子……就是太多心了。” 
“我都三十多了……”何老板迅速抬起手来揉了一下眼睛,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声道。这一揉之下眼尾更红,那海棠花般的颜色落在撒班主眼里,忽然间就和许多年前那一晚二月的眼眸重合在一处。他仍记得这双眼睛是如何生拉硬拽地,将他铁石铸的心扯作一派荒谬的柔软。 
何老板看到撒班主眼中那乍然生起的、星火般的动容,慢慢被抽丝剥茧,远离了他的感知。 
“是啊,三十多岁了,”撒班主将每一字放在唇齿间掂量,又随着一声叹息吐出,“你总该明白,有的事……终究是不成的。” 
“你可知那晚你如果没有留我,我也不会去死的。”何老板面色沉郁地停顿了半晌,突然如是道。 
此情此景,他主动对他提起那一晚,于彼于此都像是触碰了禁忌,却又彼此强作淡然的,仿佛只是看过了一页的书,又被风轻轻吹翻了回去。 
何老板微侧着身子,从撒班主的角度看过去,他整个人都隐在背窗的阴霾里,只落得一道单薄的剪影。 
撒班主无言以答。他唯有呆望着这道剪影,像是要把它临拓在心上。 
“若当时世上唯一一个疼我的人也免不得厌弃了我,我从此只有更加心疼自己,依靠自己活下去。”他缓缓地、戏韵般曲折清幽地道来,又抬起头,莞尔道,“……像这样,你是不能接受的吧?” 
“但我不觉得可耻,师父。这世俗算得了什么呢?你有没有想过,倘若世俗容不下我们,那也不该是你我的悲哀,是世俗的悲哀。” 
“至于小怡,”漫长的沉默过后,何老板依然微笑着打断了撒班主似乎酝酿到了嘴边的话,“这根本不是她的问题。” 
“五十多岁啦,”何老板转身,落座,继续对镜卸他的妆,“你心里,总比我明白。” 
“师父!” 
撒班主打开门,大徒弟敲门的手刹在了半空中。 
“人来了,师父。”大徒弟精神抖擞地跟何老板见了礼,才压低声音向撒班主报告。 
撒班主点点头,余光瞥见何老板正事不干己地掬了清水洗手。 
大徒弟打量着师父反常的脸色,有些欲言又止。 
“师父,还有那个……王家主事的蓉大奶奶也来听戏了。” 
这一句话音刚落,只听见屋内“啪”地一响,是何老板抖开布巾,慢悠悠地拭着手,对撒班主闻声向自己投来的目光视若无睹。 
“我去敬一杯酒。”撒班主抬高了点声音道,抬步就向门外走。 
“诶师父您这妆……”被大徒弟一拦,才想起自己还扮着柳梦梅的妆,低头一看身上,衣裳也没更换。 
“先卸妆。”撒班主在徒弟探究的眼光中脸色变了几变,终于摇摇头,板着脸迈出门去。 
他前脚离开,后脚何老板就跟了出来,这一出来才知他走的也忒快,竟险些在挤挤挨挨的后台寻不到那个身影。 
何老板向前赶了两步,只见他果真在后台桌上拎着酒壶倒酒。大徒弟也不知窜哪里去了,这点小事还要他自己动手。 
方才大徒弟的话何老板听得清楚,果然不出他先时所料,蓉小姐今日也亲自来捧撒班主的场。 
他心里就有那么点不清不楚的别扭在。 
十多年前花田镇上几乎众所周知的一件事,即这位蓉大小姐和撒班主曾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 
当年撒班主正是少年成名的时候,王家又正值鼎盛。王家家主去世后,掌家的就变成了老家主年轻的儿子王霸王。这位王霸王亦是个十足的戏迷,因爱昆曲成痴,又与撒家班的老班主有忘年的交情,非但将自家经营的梨园拱手送给撒家班使用,还天天带着自己唯一的妹妹去听撒老班主的昆曲。 
而这自幼便随着长兄进出梨园、同撒家班关系匪浅的妹妹,就是这位蓉大小姐。 
何二月在街头被撒班主捡回家中的那一年,正值撒老班主去世,他和蓉大小姐分手不久、黯然神伤的时节。 
他完美地错过了撒班主人生中最为无忧无虑、情窦初开的光景,就连他与蓉小姐的那一段情,也是他断断续续,听人闲话讲来。 
撒班主本人对此讳莫如深,二月从不敢也不愿主动提起,特别是他后来对师父产生了同样的情愫,这段往事便更如尘封般被按下。 
他并非没有见过年轻时的蓉。在何老板还是何二月的时候,蓉小姐还会不时前来梨园听一出戏,每当这样的时候,师父就会派他到观众席上替他给人家招呼茶水,还要特意买来蓉小姐喜欢的点心,一并交给二月送过去。 
师父自己不露面,但二月知道他定是喜欢她的。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呢? 
他甚至可以想象他们在一起时候的日子,师父一定不像现在这样严肃,也会偶尔玩笑,会在清晨排很久的队给心爱的女孩买一盒热腾腾的点心。蓉小姐一定是小鸟依人地挽着他的胳膊,在别人的眼光里骄傲地昂着下巴,又在他看过来的时候低下去,笑得羞赧又温柔。 
若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局外人,看待此事恐怕同街头巷尾谈天说地的闲人也无不同。才子佳人爱而不得,总是引人不胜唏嘘。 
“二月哥哥?” 
何老板被这清脆的一声唤得被迫从重重的思绪中抽身。撒班主的身影已然不知何处。他懵然回头,一朵红色衣裳的身影盈盈然落在眼中。 
心底焰火寂灭。在女子一如记忆中明媚的笑容底下,他忽然也笑了。 
“小怡。” 
撒班主回到后台,几乎是本能地,他一眼就见到何老板正和撒小怡面面相觑,那副阔别重逢欲语还休的模样,倒颇像是李益三年归来见小玉的场景,就差个紫钗重戴、复证旧盟了。 
“哎呀呀……”大徒弟在前台一声叫嚷,引得撒小怡拨开幕布,朝外张望。她这一错身,何老板就毫无防备地对上了撒班主投来的眼光。 
他的身体先于头脑做出了反应——很没有出息地打了个寒颤。 
“二月哥哥,甄管家好像是吐了。”撒小怡一拉何老板的衣袖,何老板顿时调整了表情,说了句“你先去看看”,自己忙回身到桌边去倒了杯水。 
一面倒,一面不由自主地拿眼觑着人——却见到那人的注意力被忽然来到后台的王酒王吸引了。当了外公的人果然长了脾气,何老板亲眼看着花田酒坊的小少爷受了他好一顿教育然后被灰溜溜地赶出了后台。 
莫名吐得一塌糊涂的甄富贵喝了何老板送来的水后总算缓了口气,众人正忙着收拾这一地狼藉,忽听撒班主一声惊呼。 
“气已绝矣!” 
何老板回到后台还没待上片刻就又快步走了出来。只见撒班主眉头紧锁,正收回探人鼻息的手。 
何老板分开众人,上前看了甄富贵一眼。这个几天前还耀武扬威地砸了他师父的牌匾、几小时前还得意洋洋地惹自己动怒的小人果然此刻已经呜呼哀哉。 
何老板心中浮起一阵痛快的冰冷,他蹙眉起身,以手掩鼻。 
“晦气晦气,我《贵妃醉酒》还没唱,怎么就死了一个。” 
撒班主两步上前隔在他和死人之间,一叠声指挥着王酒王和大徒弟把人弄出梨园,又唤来人打扫场地。 
何老板清楚地看到撒班主在见了尸体左颊上鲜红的掌印时有过一瞬的愕然,但他迅速地收敛了,继续冷静地主持局面——好像这梨园无论挂的是撒家班还是何家班的牌子,他都是天然的主人。 
“吵吵闹闹的,是谁在说话?” 
当蓉大奶奶扶着赶上来的侄孙子的手,慢慢移步到场地中央时,何老板便在那一瞬间觉得,这梨园岂止是有主人,这不是连女主人也近在眼前了。 
不知是否他的目光太不加收敛,蓉大奶奶一眼便注意了他。她如今在王家主事,更见得名门大户、家主的气势,不怒自威的眼睛往他身上上下一扫,使何老板登时想起了那些与自己有所交集的军阀平日里看人的眼光。 
“我瞧二月这身段——有点撒班主年轻时候的样子。” 
一句话毕,几人心惊。 
“您说……他叫何二月?”却是王酒王先叫了起来,他转过头,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向何老板,“你是何二月?!” 
何老板不知这王家小少爷受了什么刺激,他点点头:“是啊。” 
“我要杀了你!”小少爷忽然神情激动,朝何老板扑了过去,撒小怡吓了一跳,忙将儿子拦下。 
何老板却在王酒王向自己扑过来的瞬间想明了原由,他心中顿时有些愤愤,却也不好对个十六岁的无知孩子发作,便冷着脸摔了袖:“我跟你无冤无仇,你说的是什么话。” 
撒小怡显然本想要向他解释几句,但抬头看了蓉大奶奶一眼,终究也没能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说出什么,只有将儿子警告性地推到一边。 
“您说的呢也没道理——”何老板接过蓉大奶奶的话茬,眼角风撇了撒班主一眼,那人正按着愤懑不平的酒儿,低言低语地不知在说些什么,“虽然我早年间年少不懂事的时候曾经师从于他,但是我跟撒老板学的是昆曲,如今我扬名立万,靠的可是京剧。”


(题外话:抱歉拖了很久才更文,谢谢大家等我呀~😘)

月夏:

名侦重新上线。


重复了第二季十一和十二集。

很显然,撒和沙更亲近,何和黄关系更好。

相比之下,何撒谈不上十分好的朋友,惺惺相惜而已。

但是

何的表情有时候真微妙啊(ˇˍˇ) 


怎么说了╮(╯_╰)╭

喜欢王凯和撒老师。

这俩都不是什么完美人设,看多了自然能看到各自的缺点,有时候也觉得很讨厌。

何老师非常有能力,而且方方面面都做得十分周到。

但很奇怪的,还是喜欢像刀一样的撒老师。

突然提到王凯,是因为据说,何老师喜欢HG,关系不错。这俩像一个阵营的人。

以前觉得HG眼里有黑暗,

看过名侦以后觉得,何老师和HG的眼里有相似的深沉。

这深沉又不一样。

何老师的深沉,属于“光越强影子越暗”的那种。

HG……有时候眼神很难形容,吞噬性的眼神。

王凯和撒老师身上有某种同类的,太阳的味道。


双北是个CP。

源于智商情商上的对等和能力上的PK。

所以互怼起来很有看点。

十二期同伙也非常带感。

看花絮和某些细节,撒真的是十分欣赏何的。

何的某些微表情看起来怪怪的。

当然,并不是说何对撒有什么。

而是,何对撒不单纯只是欣赏。

有时候能看到嫌弃和冷漠,还有大概是错觉的微妙敌视。

很直白的反应,很少在何完美身上看到的东西,

突然觉得真实起来

所以,其实何老师才是真的不设防了吧。

撒撒真的很像一只哈士奇上身的小柯基。


撒对承认的人似乎就会一如既往地同种模式定位下去。

例如何。对等的位置,同伴和对手。

例如鬼,最开始的那几集是有点嫌弃的,后来似乎挺喜欢这小姑娘。所以之后鬼也可以随时上手欺负一下了。


对双北只站PK。

其他不站。

第八期一点后感

月夏:

基本是人的印象。


何老师一直是聪明机智,能力强,情商高的印象。

来自于这个节目和一些零散的综艺。

在这个节目的剪辑结果里,凭心而论,他照顾人的能力确实比撒老师好很多。

他擅长“人”的方面,撒老师擅长“事”的方面。

是这么感觉的。


然而一直都不觉得他有很多人印象中“软”的印象。

为什么那么多人因为他的娃娃脸、一贯的温和表现就觉得他“柔”?

双北这个CP,真要细分的话,我觉得他比撒老师更攻。


这期他一对一的时候,真得特别明显。

作为观众的印象是:“恐怖。”


撒老师审问的时候,是一种可以称之为“罡”的气场。

正义、正气、严肃、引导,碾压,气势逼人。


而何老师的这期审问,一挑眉一眯眼,有种看到本性的感觉。

聪明,运筹帷幄,深不见底。

一言蔽之,千年狐狸。

(无端联想到小说里那些智商奇高,苏得要命的反派大boss的既视感

不正经但正义的武林盟主撒VS温润教书先生 · 魔教教主 · 何)


其实双北给我的印象

撒老师是有不少缺点的,当然也有可能不少剪辑的锅,但真实;所以就算不那么完美,也挺喜欢撒老师的。

何老师真得就是完美,真得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来,待人处事特别舒服。

然而,不知为何,觉得何老师真得超强的,是那种灵魂的强。

有点可怕。



突然有种,撒(孙悟空)跳不出何(如来佛)手心的代入感。~\(≧▽≦)/~


Rofix:

一年前的今天,我开始了星球日记的项目:每天设计一个星球,包括其外貌和故事。

之所以开始这个项目,是因为刚刚开始工作的我感受到了巨大的焦虑:日复一日的工作让我不再有时间创作作品。之前在学校每学期都会有两三个期末项目,而现在入职半年后,我的作品集依然停留在毕设。对于一个艺术/设计师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清楚的意识到,我必须要主动创作了。

但是互联网企业的时间安排不允许我擅长的装置艺术或者新媒体艺术,我甚至没有时间画完一副完整的插画,或者将储存在大脑中的那个科幻小说写下来。我陷入了困境,如果我连灵感都无法转化为作品,那么我如何……等等。也许我可以——

直接把灵感本身当做作品。

于是在2016年的12月8日,我用15分钟绘制了第一个星球:

对艾萨基的第一映像,就是她严寒的气候。但是和其他的冰冷星球不同,她是一个完整的水星球,只是两极的冰盖几乎覆盖了整个星球。夏季时,整个北半球的种群将向南部迁徙,北部将融化为茫茫的大海。在秋分时期,种群们会试图度过赤道上的宽阔的河流,趁南半球融化前迁往北方。”

这个设定描述了一个在同一时间,只有一个半球可以生存的星球。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延伸出很多故事,比如主角发现迁徙过程中有朋友丢失,决定一个人孤舟到海上寻找,发现了更大的秘密等等。但我只关心设定是否有趣,至于它是否能衍生出更多故事,就交给读者来发掘。

于是在一年中,有数十位同人小说家在授权后根据不同星球创作文章,也有音乐家根据星球的意境创作乐曲,我在腾讯也启发了《三竹里》游戏独特的世界观。

也正如我说过的那样,灵感不是水潭,你不用小心翼翼害怕浪费每一滴水,灵感是河流,总会源源不断地来临。我曾经每一天都在担心,星球日记会不会明天想不出新的想法了。但是每当到了第二天,我总能有新的灵感。从热度上来看,故事的质量都很稳定。

在启发他人的同时,我个人也收获了很多。从刚开始拙劣干涩的绘画,慢慢的开始注重色彩的搭配和平面构成,每个星球开始变得更加好看,有内容。我对色彩和设计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二月份时我收到了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开始了在艺术领域上更深入的学习和研究。

我感谢一年来持续关注我的创作的朋友们,希望你们每天都能收获惊喜。虽然不知道星球日记何时结束,但如果你现在读到了,那真巧,我们的旅行还在途中,欢迎登船!


(图为3D渲染的艾萨基,一年前的第一个星球,其他日常创意可fo我的微博:@任泽宇